本門寺福運篇之騎單車,歷史頻道根本來亂的吧

2019-08-24 作者:娱乐天天报   |   浏览(153)

整個拍的太粗糙了。
率先集是講漢尼拔,強調他對羅馬的仇视,把時間放在怎麼招集一批同樣的蠻族組成大軍,艱辛度過衡度阿爾卑斯,這為了主題纵然了,進攻羅馬的幾場大仗都Pass,到了坎尼,細節講的亂七八糟,看到漢尼拔也在第一線扛羅馬兵就惊呆,跟著畫面帶到她放個信號,兩邊不晓得埋伏在哪的騎兵跑出來側翼包抄....編劇你实在领会歷史嗎?真的確定坎尼是這樣打地铁嗎?跟著羅馬怎麼抵抗的上上下下不提,費邊無視,用一個“西庇阿”來代表全体。特別是自己看齐他們說坎尼戰後羅馬想和談,然後“西庇阿”跳出來大義凜然的拦截的畫面時,小编就決定關掉了。.....
向来亂來嘛,你要吻合主題也要有個限度啊....
總之,後面幾集笔者亦不是很想看了,照這種調調看來...還是看BBC拍的就好..

明晚約了一群朋友齐声騎腳車。在還沒有出門从前,就有一種奇异的感覺,如同后天會發生什麼事情!就念了一set經才出門。雖然沒有多想,不过在半路還是翼翼小心的。騎車有一种戰術,便是衹要緊跟著前方的車子,讓前方的車手幫忙擋著迎面來的阻風(破風),後方車手只要吸著後尾,就会踩得比較輕鬆,沒那麼勞累,也造福加快。

第三十二講:把上帝的還給上帝

   小编: 盧俊義牧師  日期: 二零一二-09-27 15:13 

經文:馬可福音十二:13—27 

     馬可福音從第十一章開始,小编將耶穌基督在這個最後一個禮拜時間內,首要活動重點都献身长春聖殿。更特別的是小编用猶太人領袖連續四個問題來質問耶穌基督,就疑似在耶穌救世主出來傳福音此前,有撒但連續用三個相當有誘惑力的試探,想要誘使他離棄上帝,但都失敗了。現在猶太人領袖們是用四個非常有危險性的問題,作為陷阱要冤枉耶穌救世主,是為了要讓他陷入當時的宗派和政治的羅網中,好讓耶穌基督面對猶太人最高議會,或是受到羅馬政坛的法律給予嚴厲制裁。

     這就可看到馬可福音的小编在編撰上有個輪廓,便是從撒但想要阻止耶穌基督出來傳福音開始,直到最後透過猶太人領袖,想要阻止耶穌救世主实现上帝所給他的沉重作結束。而地點是從最偏遠、且被猶太人稱之為「外邦的加Lyly」開始,到猶太人認為最為主要的卑尔根城,越发是塔尔萨聖殿場所為止。這樣可看到,耶穌基督毕生傳福音中,隨時都有撒但想盡辦法要堵住她成功上帝拯救的重任。這正是路加福音小编在第四章13節,描述撒但誘惑耶穌基督不成之後,留下了一句很入眼的話說:「鬼魅用盡各樣的試探,就暫時離開耶穌。」這表示撒但在曠野試探耶穌救世主沒有成功之後,並不是完全離開,而是隨時隨地都在找機會對他出手。這點從耶穌救世主用五餅二魚顯現奇迹之後,民眾想要拉住耶穌救世主作他們的王,耶穌基督趕緊離開眾人,并且「獨自避到山上去」的平地风波可看出來(參考約翰福音六:14—15)。

     在前边已經有講過耶穌救世主進入华雷斯城之後,除了潔淨聖殿的強力動作外,接下來的首先個試探正是有猶太人領袖,包涵了祭司長、經學教師,和長老來見他,問他的「權柄」從哪裡來。作者說過他們在質問耶穌基督的這些權柄,很恐怕便是指他在聖殿翻箱倒櫃的潔淨動作,但也可能是針對耶穌救世主在聖殿裡教導民眾的事,因為他們認為聖殿正是他們的地盤,特別是對祭司長和經學教師來說,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  耶穌基督不只是回應這些猶太人領袖的質疑,何况還用一則比喻來述說他們就像那三个惡劣的佃戶一樣,把草龙珠園主人派去的僕人,乃至是葡萄干園主人「最疼愛的兒子」也給殺害了,這些佃戶重要目标就是想要猎取山葫芦園。結果這些猶太人領袖們聽了之後,相當惱怒,因為他們聽出了耶穌基督所說的比喻,就是在隱喻著他們便是那多少个佃戶。其實,笔者們也可說這些猶太人領袖們是温馨在對號入座,因為耶穌基督並沒有明確建议佃戶便是他們。他們會有這樣敏感的反應,也可看到他們正是跟祖先時代的社會領導者一樣,反复拒絕聽從上帝差派僕人傳遞出來的新闻。他們雖然忿怒耶穌基督指桑罵槐,但卻礙於群眾的力量而不敢动手捉拿耶穌救世主。這也正是自个儿所說的,他們是怕人,而固然上帝。

     現在小编們所讀這段經文,提供了有關想要陷害耶穌救世主的計謀,是法利賽人和希律黨派的人,聯袂來詢問耶穌救世主對於繳納稅金給羅馬帝國的理念,假设作者們注意一下這個問題,就足以發現這是經過相當細密設計之後而出的政治陷阱,稍微一非常大心,很大概就會讓耶穌基督涉嫌叛亂,而被羅馬帝國統治者入罪。

 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這段經文的內容: 

第十三至十四節: 

第13節    某些法利賽人和希律黨徒奉命來見耶穌,想從他的話找把柄來陷害他。14他們對他說:「老師,我們知道您是誠實的人;你不管人怎麼想,也不看人情,總是忠實地把上帝的佛教導人。請告訴小编們,向羅馬皇帝凱撒納稅是还是不是違背笔者們的准绳?笔者們納還是不納?」 

  這裡又出現法利賽人來參與陷害的動作,在馬可福音作者的筆下,從耶穌基督在加利利傳福音開始,法利賽人總是如影隨形地到處在找機會想要對耶穌救世主入手。這不是他們第一遍跟希律黨派的人聯手要殺害耶穌救世主,馬可福音第三章6節記載,由於耶穌基督在一個休息日在會堂裡醫治好一人手枯萎了的人,結果引起法利賽人相當不滿,他們一出會堂,隨即就去找希律黨派的人协商,看要怎樣能力殺害耶穌救世主。現在他們再度找到希律黨派的人,設計了這個他們認為天衣無縫的問題,想要嫁祸耶穌救世主。

     希律黨派的人,正是在政治立場上支撑希律家族統治巴勒斯坦国的一堆政客,因而,他們被稱之為「希律黨派」。這樣的政治主張其實是和法利賽派相對的,因為超越1/2的法利賽人都以猶太人社會中相當保守的族群,他們對於和外邦人親近的猶太人也常會置之不顾,且是會用不屑之眼光对待這種與羅馬政坛親近的人。這也是為甚麼耶穌基督被當時民眾當作教師,卻又經常和當代社會認為不潔淨的人,举个例子和稅吏相處在一道,會讓法利賽人民代表大会為光火之因。法利賽人就曾在主前176年份,還為了要对抗希臘的安提阿哥四世褻瀆布尔萨聖殿的神聖,用死來保護,本次保守估計被屠殺死去的超過5000人。但現在卻為了要冤枉耶穌救世主,他們竟然放下自个儿的身材去找希律黨派的人聯手,設計這個陷害耶穌基督的問題來。 

第14節    讓作者們看到耶穌基督為甚麼會频频提出法利賽人正是虛偽、假冒偽善的人之因(參考馬太福音廿三:13、15、23、25、27,路加福音十二:1),就是他們經常說虛假的話。現在他們來找耶穌基督竟然說這種令人聽起來會起雞毛疙瘩、奉承的話,這些話跟他們內心所想的並分裂,因為他們平時就很厭惡耶穌基督。 

    小编們知道所謂「上帝的道」,便是指上帝的話。現在這些人來對耶穌基督說:一是「誠實的人」、二是「總是忠實地把上帝的东正教導人」。若是法利賽人很诚恳認為耶穌基督就是誠實、忠實於上帝的話,為甚麼又要在講這些話此前增加了幾句評語,說耶穌救世主「不管人怎麼想,也不看人情」?忠實於上帝的話,誠實地將上帝的話傳遞出來,這本來正是應該也是最基本的態度,也是一個猶太教師最宗旨要听从的法則。他們會用這種評語說耶穌基督,正好顯示出他們剛好不是這樣,難怪耶穌基督就曾嚴厲指責他們是很虛偽的人,原因就是他們總是將自認為對的話,或是祖先的傳統當作真理,用來替代、抵銷上帝的話(參考馬可福音七:9—13)! 

     把上帝的話忠實地傳遞出來,這本來就是身為上帝僕人應該有的基本責任。先知米該雅正是這樣說:「小编指著永生的上主發誓,上主對笔者說甚麼,笔者就說甚麼。」(列王紀上廿二:14)既然忠實於上帝的話,誠實地將上帝的音信傳遞出來,這還供给給予恭維嗎?他們會這樣說耶穌基督,正好表示兩個意義:一是他們這些宗教領袖經常說虛偽的話,像這些法利賽人正是這樣的態度。二是當代社會要聽到真實傳遞上帝的話的教師已經相当少。這也是為甚麼當時民眾聽了耶穌基督的教導之後,有万物更新的感想,他們都認為他的教導確實是和經學教師所教的两样,並且是比經學教師們還要有權威(參考馬可福音一:22)。

      問題來了,他們在稱讚耶穌救世主一番話之後,隨即就提议了這個問題:「請告訴笔者們,向羅馬沙皇凱撒納稅是或不是違背笔者們的王法?作者們納還是不納?」這才是他們真心想要說的話,前边所說这么些稱讚耶穌救世主的話,都以虛假的。而從這句話中,也可探听為甚麼法利賽人會和在政治观念上與他們分裂的希律黨徒,設計陷阱要害耶穌基督之因。 

    「向羅馬国王凱撒納稅是还是不是違背作者們的法规?小编們納還是不納?」請注意在這裡所涉及的「稅」,這是指羅馬政坛統治之下,猶太、撒馬利亞等地區所開徵的「人頭稅」。這也是為甚麼在耶穌救世主诞生的時候,羅馬政党會下命令對猶大地區進行戶口普遍检查,便是為了要開徵人頭稅。這種稅是男的從年滿十四歲開始繳納,直到六十五歲以後才告一段落。而婦女則是從十二歲開始繳這種人頭稅,也是一樣要繳到六十五歲才停。這種稅很簡單又知道,當時年年繳納的稅額大約是一天的工資那樣多。

       從主前第八世紀開始,北國被亞述帝國消滅之後,猶太人就很討厭外國人的統治,特别是當主前第六世紀586年南國猶大被巴比倫帝國消滅之後,他們就直接在向上帝祈禱,希望有這麼一天能夠重新恢復獨立自己作主的國家,就足以解除這種稅額。他們且將這樣的夢想用來解讀以賽亞書第十一章1節、10節所波及的,要從耶西的家门後裔興起一位新王。因而,在主前第二世紀167年時代,猶太人曾因為猶大家族出現一人政治領袖名为馬Gaby,他率領猶太人起來反抗希臘帝國的統治,並在主前164年果然將希臘軍隊趕出比什凯克城,何况擴大統治疆界到以土買地區,讓猶太人認為馬Gaby正是先知以賽亞所預言,上帝要差派到世界上來拯救他們,重新建立大衛王朝的救主。只是馬Gaby的時代並沒有維持多短时间,只到主前63年就被羅馬帝國給消滅了,整個巴勒Stan(Palestine)地區被羅馬帝國統治,猶太人民被羅馬人管轄。 

      也因為這緣故,猶太人一向找機會想要切斷與羅馬帝國的主屬關係。由此,當主前第9至4年這段時間,羅馬政坛命令對猶太人進行戶口普查,準備要赤手空拳抽稅的資料時,就有一人「戈蘭人猶大」(Judas the Gaulonite)帶頭起來反抗,并且大聲呼籲說「繳稅比奴隸制度更惡劣」,他告訴當時的猶太人,說「唯有上帝才是作者們的領袖」這樣的口號。因為他這樣認真地叫喊,变成許多猶太人起來跟隨抵制繳稅,而孳生羅馬帝國大為忿怒,認為這等於是畅所欲言對抗羅馬主公一樣,是叛亂的行為,由此用很殘酷的刑罰對付這種抗拒繳稅的行為,並用猶太人來進行抽稅工作,這正是福音書中再三出現的「稅吏」之由來背景。猶太人抗稅的行動被遏制了,但民間卻流行著一句話:「不要向羅馬人繳稅。」不但這樣,這句話逐漸昇華成為一句愛國口號。 

      由此,當法利賽人和希律黨派的人聯袂來提议:「向羅馬皇帝凱撒納稅是还是不是違背笔者們的法度?笔者們納還是不納?」這樣的問題時,想想看,耶穌基督要怎樣回答?其實在他們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定案,他們認為耶穌基督無論怎樣回答,都會出問題。因為他借使回答說「納」,就象征耶穌基督是不愛國的猶太人,是主張向羅馬政坛妥協、要納稅的柔弱男人。他們可到處這樣羞辱她,特別是在超越節的這個時間,人潮那樣多,只要講耶穌基督正是這樣的人,相当少人會去探听到底發生甚麼事,或會有這種說詞的背後計謀,只是聽了之後會說耶穌基督怎麼會這樣說?比很多人會對耶穌基督的這種該納稅給凱撒的態度大表不滿,以至會說他是「賣國賊」,這樣就達到了法利賽人原來的目标。 

      但一方面,正因為有希律黨派的人出席這次嫁祸的計謀,借使這時候耶穌基督說不要納,作者們能够十分的快就想像得到,那么些希律黨派的人馬上就會去向彼拉多告狀,說耶穌基督煽動人民抗稅,而這正好契合了羅馬政坛所認定的叛亂罪名,就足以將耶穌基督起訴,在當時正是单纯判處死刑,且是十字架之刑。這正是路加福音在第廿三章2節、5節等經文,記載猶太人領袖將耶穌基督移送給彼拉多時,控告她的罪行正是說耶穌基督到處「煽動作者們的亲生,反對笔者們向国君納稅」,何况是「藉著傳教,在猶太全境煽動民眾,從加Lyly開始,現在到這裡來了」。

本門寺福運篇之騎單車,歷史頻道根本來亂的吧。第十五至十七節:

15  耶穌看穿他們的詭計,就說:「你們為甚麼想嫁祸小编?拿一個銀幣給作者看吗!」

16  他們給他一個銀幣,耶穌問:「這下面包车型地铁像和名號是誰的?」

      他們回答:「是凱撒的。」 

17  耶穌說:「那麼,把凱撒的東西給凱撒,把上帝的東西給上帝。」 

      他們聽了這話,對他不行驚訝。 

      這段經文的第17節記載耶穌基督回答這些人的話,非常膾炙人口,不論是在教會中恐怕在政治場合中,都常被引述反對教會關心社會,特別是政治議題的人,會喜歡征引耶穌救世主所說的這句話。而在政治职员發現佛教會關心政治、社會亂象時,也常引用這句話來諷刺教會。可是引用耶穌基督這句話的人,有的人並不是真的要學習這句話所帶來的振作振作,或是真的知道耶穌基督講這句話的意義。 

第15節    一開始就說耶穌救世主「看穿他們的詭計」,這句話很要紧,因為這句話已經說出一個比较重大的归依認知:耶穌基督有來自上帝的才干,能明白人的动机意念。笔者們人沒有能力去測知外人的內心意念,但上帝知道(參考申命記三十一:21,撒母耳記上十六:7,詩篇廿六:2、九十四:11、一三九:17,啟示錄二:23)。福音書的我喜歡用類似「耶穌看穿」、「耶穌知道」等這種句子,來說明耶穌基督知道人內心所想的事(參考馬太福音九:4、十二:25,馬可福音八:17,路加福音六:8、九:47)。 

      再者,這一節也說耶穌基督對這些想要害他的人並不客氣,他一直就提议他們心中所想的「詭計」,正是要「陷害」他。作者們也得以從這裡看到耶穌基督對於邪惡者的动机,是一點也不妥協或投机取巧帶過,他不會對這種設計要冤枉別人的,留給他們任何空間,或是說些委婉的話,不會,耶穌基督對這種人就是當面揭破他們想要害人的計謀。 

     「拿一個銀幣給小编看呢!」請注意,這裡所說的「銀幣」,是指他們納稅用的錢幣。耶穌基督會這樣說,有一種或者,就是她随身沒有帶錢,而她也不管錢的事。根據約翰福音第十二章6節的記載,是門徒猶大在管錢。 

      還有,這種錢幣是羅馬政党發行的錢幣,跟猶太人帶進金斯敦聖殿奉獻的錢幣並不等同。因為聖殿並不收受羅馬政坛發行的錢幣。換句話說,一般猶太人身上經常會帶有兩種錢幣,在那之中一種是為了在會堂或聖殿奉獻,另一種是平時活着買賣生意之需,是畅通貨幣。但猶太人和本人亲生做专业時,也承受可奉獻的專用錢幣。現在他們問的是關於納稅給羅馬天王之事,因而,當耶穌基督要他們拿出一個錢幣給他看時,指的便是這種繳稅用的羅馬錢幣。這些人聽了之後就拿出一個銀幣給他。耶穌基督接過錢幣就反問他們,錢幣上边的「像和名號」是誰的? 

       自古以來,錢幣上都會有雕刻或是印有圖案,而圖案都有特別意義。猶太人自行在采用的聖殿錢幣也是,有一面刻有燈臺,另一面平日會刻有橄欖樹枝,有的是葡萄枝和赐紫英桃果實。猶太人不敢在錢幣上刻印有任何人像的圖案,更不敢隨便用其它一個圖案來表示上帝。他們很擔心會違反十誡之第二誡所說的,禁止雕刻任何會使人想要崇拜的偶像圖案。但羅馬帝國錢幣上边刻的是「凱撒」的像,這是他們回答耶穌救世主所說的。這裡所說的「凱撒」,正是在錢幣一面的正中心會刻有太岁的圖像,然後在旁邊刻一行這樣的字:「提比留凱撒,神聖奧古斯都的兒子」。然後在另一面則是刻著一行字:「羅馬帝國最高的祭司。」這兩句話在猶太人看來,皆以嚴重錯誤。因為第一是:独有上帝才是神聖,任何一個人都不配被稱之為「神聖」。第二是:「最高的祭司」,這句話隱含一個野趣,就是指羅馬沙皇正是神灵。也因為這個緣故,猶太人才堅持反對將羅馬帝國的錢幣帶入布尔萨聖殿奉獻。而羅馬政坛也為了要安撫猶太人,使他們減少反抗的风云,才允許他們能够协调發行聖殿專用的錢幣。

第17節     耶穌救世主在這裡所作的对答,就是自身眼下所說過的,許多人援引過,但援用的指标都各為本身所需。當耶穌基督在說「把凱撒的東西給凱撒」,這句話很明亮說出一個當時猶太人社會的現象:一般猶太人對這種錢幣上边印有羅馬皇上的像很不以為然,嚴謹的猶太人,特別是法利賽派的人,以至會拒絕使用這種錢幣,他們只會攜帶聖殿專用的錢幣到猶太人的店鋪購物。現在既是是法利賽人來問他,因而她這樣回答也包括一個情趣是:你們假若那樣厭惡這種錢幣,那就看這種錢幣上边的疑似誰的,就把這種錢幣還給誰吧。想想,他們會還給羅馬皇帝嗎?不想用嗎?當然不會。因為只若是外邦人的店鋪,必定要收用這種錢幣,他們不會收耶路撒冷聖殿發行的錢幣。 

      再者,耶穌基督講這句話「把凱撒的東西給凱撒」,也是在告訴他們,既然有羅馬太岁的像在地点,那就用這種錢幣繳稅款也是正確的。這樣的回应已經在告訴這些法利賽人和希律黨派的人,假如要繳稅,你拿聖殿的錢幣是沒有用的,只好用這種印有羅馬君主之像的錢幣才通,沒有甚麼錯。 

      接著,耶穌基督說「把上帝的東西給上帝」,這句話也很风趣。小编們知道創世記第一章26至27節很通晓地說,上帝是用祂的形像造人。由此,小编們每個人身上都擁有上帝的形像。當耶穌基督說「把上帝的東西給上帝」時,也是在說把上帝的形像還原在作者們身上。他們既然用詭計想要陷害人,這正是污穢了上帝造人原来的聖潔形像了。 

      當然耶穌基督這句話也很明亮提出:既然聖殿必須用這種沒有把团结當作神聖的人物之像的錢幣,这就把這種聖殿能够承受的錢幣用來奉獻給上帝吧。 

       哇,耶穌基督這樣講,等於沒有回答這些人所設計要冤枉他的問題。其實他們還有一句「作者們納還是不納」這樣的話,但耶穌基督回答的這兩句話,並沒有說「納或不納」,而是回答他們:隨他們意思,但绝不用錯誤的錢,否則只會自討沒趣。因為他們十分的小概拿聖殿專用的錢幣去一般集团購物、買賣、交易,也无法用印有羅馬天皇的錢拿去聖殿奉獻。當然他們更不恐怕用聖殿專用錢幣拿去繳稅。這正是當耶穌基督回了他們的問題之後,他們會感觉「非常驚訝」之因。因為他們怎麼想都想不到耶穌基督會這麼地有灵性,是這樣子回答他們的。 

      現在讓小编們來想想這段經文所帶來的音讯: 

一、小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上帝的形像,將上帝的形像顯表露來是笔者們的迷信告白與責任。 

      就如前边已經說過的,當耶穌基督說「把上帝的東西給上帝」時,正是要還給上帝創造作者們之時的形像。 

      上帝的形像是甚麼?這是許三人在問的問題。作者們能够用許多時間來討論,但自个儿要說最簡單的答案正是:對人類世界有愛。有愛的地点就有上帝,這是約翰一書第四章7節所說的:「親愛的意中人們,小编們要互相相愛,因為愛是從上帝來的。那有愛的,是上帝的兒女,也認識上帝。」 

      上帝是愛,這是約翰一書小编寫這本經書的主干主題。由此,怎樣將上帝的愛給呈現出來,是我們信仰的功課。 

      笔者很喜歡台語「愛」這個字,這「愛」字除了我们所纯熟的「愛情」之「愛」外,也得以用「疼」,這是指憐憫的愛。别的還表示「痛」,是指难熬之意。 

      1982年七月自己受邀在日本東京為台灣人事教育會聯合靈修會演講。當中有一天安息時間,張清庚牧師帶笔者去訪問一人在東京代代木開「中華拉麵」的陳先生;他是台北東門圓環那邊的人,因為「228平地风波」而離開台灣到东瀛去。 

       他在壹玖肆玖年開設拉麵店,何况經營得不得了有特色,他聘请了好幾位患有腦性麻痺的年青人。每當有客人進來,這些剛進到這間拉麵店鋪來专业的华年,因為患有腦性麻痺的疾病,端碗會不穩定,有時會因手顫動太厲害而使麵湯外溢到外人身上的衣服,這位陳先生就趕緊給客人換穿一套新的衣装,然後將沾滿了湯汁的衣着送去洗乾淨,再親自送還給客人。有時,麵還沒有端到外人的桌上,就已經滴了好幾滴口水到碗裡面去,但她都趕緊拿回去廚房,重新煮一碗給客人,並向客人致歉。他就這樣參與訓練腦性麻痺的华年,等他們能够穩定职业一段時間後,他就將他們介紹到餐廳或飯店去工作,然後再接納一堆新的人進來。 

      他這種真誠感動了許多客人,每日店鋪客人都會大排長龍。一贯到1983年自身去此前,有一天因為媒體介紹而獲得日本皇帝的感動,特意邀請他夫婦進入皇宮去吃飯。這件事經過媒體報導之後,生意越来越好。小编聽了陳先生所做的事之後,非常感動。由此,當笔者到她的店鋪時,張牧師介紹小编們互相認識後,作者就對陳先生說:「陳先生,您真不簡單,真的很偉大。」 

      陳先生聽了自己說這句話之後,只淡淡地說了一句話:「沒有甚麼啦,小编只不過是拿一塊布,把已經受到污染而骯髒的上帝形像,給擦拭乾淨而已。」 

      這樣的作為怎或然「沒有甚麼」呢?讓笔者們來想想她曾經忍受多少不知情的外人無情的呼啸,以至被须要要賠償衣裳的損失等等,不过她都隱忍下來,盡只怕向客人賠罪。而他的這句話——「作者只不過是用一塊布,把已經骯髒的上帝形像給擦拭乾淨」,更是令作者感動不已。因為他這「擦拭」的動作,已堅持長達三十多年。 

     上帝的形像正是愛,有愛的地点能够讓人看見上帝。 

      东正教會正是愛的信奉團契,是用愛來建構起來的團契。假如错失了真誠的愛,就無法見證小编們生命中有上帝。由此,看一間教會,不是從建築物,更不是從教徒有稍许來度量,而是從小编們怎樣將上帝創造笔者們的形像給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  作者們每個人的随身都有上帝的形像,怎樣將上帝在小编們身上的形像給顯表露來,這點也是耶穌基督在這段經文所要告訴作者們的音讯。他要小编們把上帝創造小编們的形像給還原出來,不要被前些天社會污穢的風氣、價值觀念給遮住,導致分不清楚上帝的東西是甚麼,若此,就那多少个惋惜。

二、不要把明天社會上那種崇拜人的風氣引進到教會裡來,讓小编們的教會成為聖潔的記號。 

      耶穌基督要這些想陷害他的人拿出一個錢幣給他看,然後他問他們錢幣上的「像和名號是誰的」?他們的回复:「是凱撒的。」由此,耶穌基督告訴他們:「那麼,把凱撒的東西給凱撒。」能够知晓这一个錢幣上的天王名號和圖案,都是當時羅馬帝國正在積極推動「崇拜主公」運動的國家政策。羅馬政坛要帝國之內的兼具国民,把天皇當作神仙崇拜,唯獨可以拜羅馬皇上。

      這種對人崇拜的態度也直接存在於前几天的社會中,特別是政治人员都很卖力要把温馨神化,某些企業家更是如此,這都不是正確的態度,也是伊斯兰教信仰所不可能允許的現象。

      不要把人當作神仙看待,更不用把社會上許多不正確的風氣帶入教會。笔者就频仍強調過,笔者們都以有罪的人,回到上帝前段时间,笔者們唯有能够尋求上帝的,便是承認作者們的軟弱和少数,請求上帝的寬恕和憐憫。由此,來到教會就是要把本人的身段放下來,特別是在禮拜的事上更是如此。作者常說:禮拜正是要以上帝為主旨,而不是以人為主。笔者不反對在特別的禮拜中,有很不相同的禮拜形式。但不論怎樣的設計都毫不忘記一點:禮拜,就是要尊上主為大。似乎作者們有許多教徒家中掛著一幅匾額,上边寫著「基督是作者家之主」,這行字很领会在表雅培(Abbott)(Nutrilon)個骨干的態度:作者的家,是爱抚基督作主。禮拜,正是要以上帝為大旨。 

      因而,既然是禮拜,将要把禮拜的着力呈現出來。這也是為甚麼笔者数十次教導大家的,把結婚禮拜的重點放在孩子雙方誓約上,而這誓約是和上帝誓約,不是和牧師或是證婚人。結婚的雙方是要和上帝立約,且是立生命之約。 

      喪事的禮拜也是一樣,是在回應上帝賞賜生命的愛,不論這生命歲數在人看來是長或短,既然作者們相信生命是來自上帝,也要回去上帝这裡去。固然在人看來是短短的生命,也是要透過告別禮拜注脚上帝是小编們生命的主。祂所賞賜的,結束時就還給祂,回到祂的地点去。

      明日的教會常把禮儀公司設計的婚禮情势,特別是許多花俏的点子帶進教會,卻往往疏於教導結婚立約的事。而告別禮拜也常面临所謂「生命公司」的主導,把整個禮拜的場所佈置得和殯儀館場所相差沒有多少,乃至禮拜程序都以喪家自身在布署,要用甚麼形式來紀念自个儿的親人,這樣的作法、態度,便是忘記甚麼是屬於上帝的東西。

      很感謝上帝,咱教會不論是在結婚禮拜或是告別禮拜,我们都重视牧師笔者的教導,會知道走進教會的大門,就大家都一樣,沒有貧賤富貴之分。沒有任何人的禮拜比較特別,而是和平時的主日禮拜一樣,因為這是在膜拜上帝。既然是膜拜上帝,就要回去上帝的話語中,來學習上帝在聖經中所帶給笔者們的音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講於2009年12月27日)

本身沒有種族歧視,但...漢尼拔是黄种人,你不可能迦太基在北非就這樣....

那麼當時本人是踩在後方。我們踩了蠻久,一路上都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务。作者心想應該是沒事情呢,也許是本人多想罷了。怎麼知道才剛這樣想過了不久,小编看見一隻狗蹲在路邊大號。作者也沒有多加理會,只因為發現帶頭的破風手已經沒有力氣踩踏了。作者就加快往前去,幫忙帶著其余人(破風)繼續出行。

本文由fun88官网备用网址发布于娱乐天天报,转载请注明出处:本門寺福運篇之騎單車,歷史頻道根本來亂的吧

关键词: 日记本 乐天堂fun88娱乐